首页 国际新闻正文

要离婚的73岁奶奶:被家暴57璐丹年后,离婚成她临终前最大心愿(上)

原来他发现衣服上有一处没有洗干净的污渍。虽然他是个麻子,但在他的喜日子里,对衣服却很在意。他站起来,冲刚进门的奶奶走过去,就那样当着一大家子的面,一把抓住奶奶的头发,把她拽倒了,然后挥拳就打,嘴里骂骂咧咧,“你还学会偷懒了,是不是身上的肉又痒了?”

小妹惊呆了。虽然她自幼看惯了奶奶被爷爷打,但当着这么多人还是第一次。此刻,全家人老老小小不作声,只是旁观,然后两个姑姑说话了,“爹,你这样不对呀,不能老是打她呀,她也岁数大了。”

然后两个姑姑回过头,继续说笑,一桌子人继续吃饭。没有一个人去阻止爷爷的拳脚,更没有一个人去扶起地上的奶奶。

小妹才发现在这个家里,奶奶是如此孤立无援,没有人真正在乎她的感受,即使是两个姑姑,由奶奶一手带大,因从童年时期就忌惮爷爷至高无上的权威,成年后也不敢为奶奶主持一点公道!

这就是习惯的可怕,甚至可以改变人性。

小妹的热血直冲脑门,她突然起立,哐当一脚踢翻了凳子,奔过去搀起奶奶,对着爷爷大喊:“你这个暴君,打了奶奶一辈子,我要让奶奶和你离婚。”

她捋一捋奶奶的头发,“奶奶,别怕,走,我带你去县里,咱和这个人离婚。”

她带奶奶坐车到了县城,找到民政局。

“我奶奶要离婚。”

“离婚,这么大岁数了还离婚?”工作人员一脸发蒙。

“我奶奶长期被爷爷家暴。”

“家暴?内裤帅哥这得需要证据。”

“我就是人证,我多少次亲眼目睹奶奶被打,我爷爷就是个暴君。”小妹大声嚷。

这时,五六个人涌进民政局,竟是罗玉海罗小虎还有两个姑姑姑父。他们一起围过来,如同抢食肌肉男搞基争吵的麻雀,七嘴八舌。

“哎呀,给您添麻烦了,这老太太脑子不好使,有毛病。”

“不要听信小孩子胡闹,小孩子净胡说。”

“老太太时常犯病,今天又犯病了,犯病就胡说八道。”

然后几个人合力把小妹和奶奶拖了出去,押上了门外的面包车,罗玉海的面包车。

“你不嫌丢人啊,家丑不可外扬,把你奶奶弄到这里来闹离婚,都多大岁数了,让村里人知道会笑话死了。你到底想怎样,非得让这个家落下坏名声吗?你小虎哥还没有张希先娶媳妇呢!”

罗玉海暴跳如雷,其他人也黑着脸,小妹坐在那儿,扭着脸,谁也不看,一言不发。她眼角的余光瞥见了另一旁的奶奶,埋着头佝偻在那儿,她的心里一颤,那个念头更笃定了。

从那个寒假开始,小妹多了一桩心事——帮奶奶离婚。

7

寒暑假再回去的时候,奶奶总是偷偷问小妹:“真的能离婚吗?”

“能离婚,放心吧,奶奶,等我毕业了,我一定帮你离婚。”

罗小妹自己又跑了一次民政局咨询离婚的事,奶奶想通过民政局离婚是不可能的压裂子,因为民政局必须双方同意,才能办理离婚手续。唯一的办法是聘请律师,到法院起诉。但这一切花费不菲,必须等到她毕业。

但奶奶没有等到小妹毕业,就病了。小妹获知奶奶住院的消息,立刻赶了回来。奶奶在医三生不幸撞上你院接受化疗,剩下的日子已然不多。两个姑姑在医院守着她。

奶奶见到她的第一句话竟是:“妹儿,奶奶何时才能离婚啊?奶奶死之前一定要离婚,奶奶等不了多久了!”

原来爷爷知道奶奶不久于人世,想起被她侍候了一辈子,良心有点发现,便主动来医院照顾几天。

那一天,他亲自给奶奶喂粥,奶奶刚做完化疗,很恶心,就皱着眉头,说不想吃。爷爷习惯了奶奶的逆来顺受,又是生平第一次伺候奶奶,怎么会有耐心?

他禁不住又旧梦重弹发起飙来,把碗摔在地上,骂奶奶是贱骨头,还用手揪奶奶的脸,大骂,“你要死就快点死,别折腾我。”

奶奶支撑着坐起来,“麻子啊,我巴不得快点死,死了就不挨你的打了,就享福了。”

“哼,你想的美,到了阎王那里,我们还是夫妻,我打你阎王也管不着。”爷爷发着狠,摔门走了。

奶奶恐惧了,怕她死了以后到了那边,还得继三铁一器续挨爷爷的打!

罗小妹告诉奶奶,她要聘请律师帮奶奶离婚,请了律师,离婚一定能成功。

“律师?”奶奶的眼睛忽然亮了,喉咙艰难地吞咽几下,“妹儿,你去找一个姓韩的律师,她说过离婚会帮忙的。”

小妹回家,按照奶奶的吩咐,在衣柜里找到了奶奶的那件新棉袄,是奶奶为自己准备的寿衣。在棉袄的内口袋里,发现了一张纸条。纸条年深日久,已经发黄,上面有一个电话号码。

韩爽同意代理这个离婚案。她告诉罗小妹,一桩案子从起诉到开庭,最快也得需要三个月。小妹恳求她快一点,她怕奶奶江泽明等不了三个月了。

一周后,小妹告诉奶奶,律师韩爽愿意帮助她离婚,要来医院看她,了解一下具体情况。

“真的,韩律师是不是还记得我?我就知道那闺女会帮忙,我一看她就是好人。”奶奶昏暗的眼睛忽然有了光彩。

“韩律师当然会记得您,我一说罗家村,韩律师马上就记起奶奶来了。”

韩爽来医院的那一天,奶奶早就醒了,她挣扎着下了床,洗脸梳头。

“可不能让人家说我邋遢。”奶奶讷讷。

韩爽同雷双富奶奶谈了很长一段时间,然后查看奶奶身上的伤痕,拍了很多照片。

小妹送韩爽离开时,正和走廊的爷爷撞了个正着。她高昂着头,目不斜视地走过,没有搭理爷爷疑问的眼神。

送走韩爽,返回来,爷爷立在墙边,两道目光逼过来,“她是谁,来干什么?”

“她是我请的律师,来帮奶奶办离婚。”小妹说的绥德县水灾干净利落,然后不再搭理爷爷。

她以为他又会大吵大闹,但奇怪的是,这次他竟悄无声息。小妹忍不住回头,第一次望见爷爷顺着墙壁慢慢矮下去,蜷缩在地上。

很快,家里人都知道了这件事,可能明白再阻拦也无济于事,倒也没有大吵大闹,只是再不来医院看奶奶。

爷爷更掷下狠话,“离婚了,就不是罗家的人,死了就不能埋在罗家坟地。”

8

一切进行的还算顺利,小妹甚至偷偷贿赂了几个邻居,准备请他们出庭作证人。

接下来是等待开金牌法医下堂妃庭的日子。

“妹儿,什么时候能离婚啊?”

“快了,快了,韩律师说要等三个月,三个月以后,就可以离婚了。”

然后,奶奶一天天数着日子。那段日子,奶奶的精神忽然好了许多,昏黄的瞳仁雪亮,也不喊身上疼医本正锦痛了,竟然嚷着要吃东西。她的头脑也异常清醒,计算的日子准确无误。

那些天,奶奶总是给她絮叨一个故事。她说,有一高昮睿对夫妻感情可好了,男的从来没有打过女的,他们睡觉从来都不分被窝,一直到七十多岁了,每晚都是男的先躺下,给女的暖被窝。

奶奶嘴角含着笑纹,眼神温柔极了,脸上荡漾着幸福的光辉。小妹忽然明白奶奶的故事是她内心最深的奢望!

“我的妹儿这么乖,一定要找一个那样的好女婿。妹儿要活出个人样来,奶奶这辈子就值了。”

小妹的心陡然一酸,眼泪几乎掉下来,“奶奶,你放心,我一定给你找个好女婿。”

三个月过去了,并没有法院开庭的通知。小妹问韩爽什么原因,韩爽说法院案子太多,事情很难办。

“妹儿,是不是三个月了?”奶奶问。

“奶奶,您记错了,离三个月还早呢!”

过了两天,奶奶又问:“妹儿,三个月到了吧?”

“奶奶,您生病都糊涂了,三个月哪有那么快,还早呢?”

“还有几天啊?”

“还有,还有好多天呢!”小妹只好搪塞。

奶奶闭上眼睛不说话了。从那一天起,奶奶忽然不再问了。她的病势突然疾速恶化,开始大古筝简笔画量吐血,一阵阵昏迷,药物对她南京大学启明网的疼痛BY2童年照曝光没有了作用。每一次从昏迷中醒来,奶奶殷殷期盼的眼神先看向小妹。

小妹望着奶奶的眼神,心如刀绞。她去找韩爽,哭着求她想想办法,说奶奶可能撑不下去了,她绝不能让奶奶带着这个遗憾离开人世。

韩爽蹙紧眉头,盯着小妹,“其实,离婚只是你奶奶的一个心愿,我们不妨先给她一个形式,满足她这个心愿,你说呢?”

“什么意思?”小妹很疑惑。

韩爽忽然笑了,“我去找朋友帮忙,弄套法官衣服,给你奶奶马上宣判离婚。”

小妹告诉奶奶,为了照顾奶奶,韩律师亲自来医院给她办理离婚。

那一天,奶奶换上平时最贵的一身衣服,仔细洗了脸,又让小妹帮她梳头,还拿过镜子,照了又照。

“唉,结婚的时候也没有这么打扮过。”奶奶嘟哝。

同病房还住着两个病人,奶奶喜滋滋向人家宣布,她今天终于离婚了冷王专属之天降萌妃。

小妹瞥一眼奶奶,奶奶满面红光,嘴角含着笑意。奶奶十六岁走入婚姻,被打了五十七年,如果不是这段婚姻让她深恶痛绝至极,离婚这件事怎会使她如此欣喜异常?

韩爽穿着宽大的法官袍子走进了病房。她拉了拉袍子,整了整领巾,面向奶奶。奶奶伸出手,想摸摸字数统计,社会实践报告,恋夜秀场4袍子,又把手缩了回去。

“我正式宣布田秀兰女士和罗世成先生离婚。田秀兰女士自愿放弃名下所有财产,夫妻共同债务不论多少都有罗世成先生承担,此结果立即生效。”

韩爽的话音刚落,小妹就把早准备的一束鲜花献给奶奶,忍不住流泪,“奶奶,放心了啊,你已经离婚了,你是自由人了,以后你想怎样就怎样,再没有人打你了。”

韩爽走出病房,赫然发现一个老头蹲在楼道里,缩成一团。那是小妹的爷爷。

奶奶就离开了,她的面容很安详,犹如熟睡!

奶奶没有埋在罗家的祖坟场。倒不是爷爷坚决反对,是罗小妹坚持给奶奶选了一个新址,她相信奶奶一定反对再当罗家人!小妹给奶奶立了一块墓碑,上面刻着:奶奶田秀兰之墓。

站在奶奶坟前,小妹泪如雨下,“奶奶,你放心吧,我一定替你好好活着,活出个人样来。”

回头,律师韩爽不知何时竟站在了她身边。

“韩律师,你放心吧,你的代理费一分都不会少,我会分期付五查三问给你。”

韩爽拿出纸巾,替小妹擦擦眼泪,微微笑了,“傻丫头,我凭什么收你的代理费呀?我只不过扮了一次假法官。”(作品名:《奶奶要离婚》,作者:一叶飞虹 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APP,看更多精彩)

点击屏幕右上【关注】按钮,第一时间向你推荐故事精彩后续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